深度對話 Mask Network 創始人 :如何用去中心化社交網絡構建加密世界入口

By 火星財經 02 月 25 日 15:00 169

原標題:Mask Network:用去中心化社交網絡構建加密世界入口

2021 年 2 月 24 日下午 4 點 ,Mask Network 創始人 &CEO Suji Yan 做客 Uniswap 中文社區 ,由 BlockArk 聯合創始人船長主持 ,進行“Mask Network:用去中心化社交網絡構建加密世界入口”的主題 AMA 活動

去中心化

 

船長:大家好啊,歡迎參加今天由 BlockArk 在 Uniswap 中文社區舉辦的 AMA,我是今天的主持人 Warren 船長 ,BlockArk 聯合創始人 。同時感謝星球日報、鏈聞、區塊律動、加密閣對本次活動的支持。

在活動開始前容我先簡單介紹下 BlockArk。BlockArk 是一家加密資產行業的投資銀行與市場營銷機構 ,旗下管理專注加密貨幣一二級基金 ArkStream Capital。BlockArk 集投資 、品牌、市場增長、戰略諮詢為一體,致力於推動 Web3.0 的獨角獸們成長 。

今天 AMA 的主題是 “Mask Network:用去中心化社交網絡構建加密世界入口”,嘉賓是 Mask Network 的創始人兼 CEO Suji Yan。

Suji Yan,是 Mask Network 創始人/CEO。伊利諾伊大學香槟分校( UIUC )計算機工程系辍學創業。前 Qdaily & 財新傳媒獨立記者,前自動駕駛獨角獸 Tusimple 工程師 ;業餘時間激進市場基金會(RadicalxChange) ,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Media Enterprise Design Lab 等經濟、法律學者等合作撰文;曾被連線( Wired )、南華早報、華爾街日報、參考消息等報道。目前個人主要聚焦在開源軟件、去中心化互聯網以及加密技術等(公司產品 mask.io tessercube 等 )。

 

Suji Yan:hihi~ 大家好,我是 Suji

船長:歡迎 Suji 來參加我們的 AMA!今天的 AMA 活動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為主題問答,我會提出 7 個提前準備好的問題 ,以一問一答的形式進行。7 個問題結束後 ,會進入第二個階段,自由問答。群友可以對嘉賓自由提問,嘉賓自由選擇其中 5 個左右問題進行回答 。被選中問題的小夥伴,將會共同瓜分 70 個 MASK 的獎勵 。

那我們的 AMA 現在正式開始 。

船長:第一個問題,自我們關注你們項目起,你們已經迭代了數個版本,你們從 Maskbook 改名到 Mask Network,現在將以全新的 MASK 代幣展現在市場面前 ,能否給我們講講,你們未來的願景是什麼?為了實現這樣的願景,MASK 現在提出了哪些解決方案和哪些產品 ?

 

Suji Yan:感謝船長。謝謝大家的長期關注。

Mask Network 一開始叫做 Maskbook 也是我們團隊的核心產品和協議。我們最早在 2018 年啟動,一直以來的 vision 都是一致的。我們認為未來的世界屬於去中心化的 開放的 新互聯網,而點對點網絡、區塊鏈是其中很重要的組成部分。

我從 16、17 年開始接觸包括比特幣核心 、以太坊基金會。特別在 2017 年的泡沫期間 ,我們注意到了很多泡沫以外的事情,我們的目標就是建立 Web 2.0 到未來的互聯網,Web 3.0 等等的橋梁 ,讓互聯網用戶可以直接去往新世界。

 

https://news.mask.io/zh-Hans/2020/10/10/mask-network

大家可以看下這個鏈接

比如說我們都有加密紅包功能。

 

去中心化

 

我們在 2020 年 1 月 27 號和 MakerDAO 在 Twitter 上聯合發起了農曆新年紅包活動,活動在 3 天時間吸引到了 2000 多名活躍用戶參與。

也吸引到了 Vitalik 的參與~

另外在之前疫情嚴重的期間,我們也幫助 Gitcoin 一起做了籌款功能 ,可以通過 Mask 直接向紅十字會等 NGO 捐款穩定幣。

去中心化

 

現在只要安裝了 Mask 的插件,就可以在 Twitter 上識別 Gitcoin 的鏈接並且進行捐款。這也是第一次能夠幫助這些弱勢群體募集到去中心化的代幣。

DeFi 的興起也給了我們機會,我們陸續上線了行情+交易的功能。

 

去中心化

 

我們發現,其實在 DeFi 興起的時候,很多人會使用社交平臺去搜集最新的消息。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

 

Uniswap 創始人 Adams 有使用我們的產品進行交易。

船長:感謝 Suji 給我們一一介紹 Mask 的產品和願景 。

船長:你們剛剛結束了 MASK 的 ITO,前面也已經進行了 2 輪 ,很多群裡的用戶體驗了你們的產品,可能還有一些硬核用戶用過你們發紅包、交易、查看行情等功能。那我們先來聊聊你們的產品吧,先是一個核心的問題,這些產品是 MASK Network 本身嗎 ?我看有大 V 評論說你們不過是做了一個通過 twitter 融資的工具 ,一旦做大就會被 twitter 封殺 ,這點你怎麼看?

 

Suji Yan:謝謝大家支持 ITO,之前搶過 $LRC 和 $mTesla ITO, 以及 Maker 紅包等等的應該都會拿到空投 。

MASK ITO 這次也非常謝謝大家的支持和理解 ,期間一波三折。直到現在 Infura/Quiknode,包括很多以太坊官方的核心項目,比如 metaMask 的創始人們也都一直在線上助攻幫忙,包括星火礦池的礦工們也幫我們分擔了很多流量,這也是我們預料之外的。

我們三次 ITO 都把以太坊的 gas fee 顯著拉高了 ,部分堵塞了網絡,這點也是我們想避免,但是又想要盡量讓更多人可以參與進來。

說說 ITO/紅包,文件存儲,或者 Uniswap 的整合 ——這些是 mask 本身麼 ?其實不是。

Mask Network 本身是一個中間件網絡,是一個橋梁,或者一扇大門,大家都知道互聯網和區塊鏈是完全分開的兩個世界,不管是 FB 的 Libra 這麼一個完全中心化的鏈、還是 Twitter 的 Bluesky 一直拖著沒有進展,或者是 Reddit 一邊和以太坊基金會合作 一邊鎖掉 WSB(game stop 大戰主戰場 ),都是一種自相矛盾的困擾。

今天 Mask Network 要做的就是橋梁和新世界的大門本身,我們沒有做 DEX,但不光是聚合 DEX,還能聚合 DEX 和互聯網入口,我們也沒有做自己的 NFT,而是和藝術家或者 NFT 平臺合作,但是卻能在任何平臺上把 NFT 嵌入互聯網。

這個橋梁是 Mask Network 本身,Uniswap、MakerDAO、Loopring 或者 Mirror 等等項目都是這個橋梁的使用者,而 $MASK 是這個中間件網絡的治理代幣。

對於「有大 V 評論說你們不過是做了一個通過 twitter 融資的工具 ,一旦做大就會被 twitter 封殺 」 這個問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關注過 Twitter 創始人和官方支持的 Bluesky 團隊進展?

其實進展很慢,最近發布了一次報告白皮書,我們做了很多語言的翻譯,我們團隊也和 Bluesky 深度交流,在他們官方非常謹慎選中的項目裡面一起合作

其中提到最多的是 Mastodon 和 Activity Pub,還有一些其他的 比如 SSB (scuttlebutt) gunDB 等,之前也來過我們聯合主辦的會議。(去年底,Vitalik 也來了,還有激進市場作者 Glen),我們和 Mastodon (他們是最大的 Activity Pub 采用者)有很深合作,也長期資助(Mastodon 的中文名官方叫做長毛象),具體我們和 Twitter 內部哪些人聯系我就不透露啦。

我對於 twitter 稍微有一些信心,我們也擁有 twitter 最大的第三方客戶端之一 twidere 持續支持運營,我個人感覺推特創始人 Jack 還是很支持去中心化的,今天早上他的另一家上市公司 Square 剛剛購買大量比特幣。我們有很多對話,之後有機會可以和大家分享~

另外,其實大家不知道的是互聯網是由幾大標準委員會設立標準的,比如 W3C ECMA。w3c 是由萬維網的發明人 Tim 爵士設立的 他最近也支持去中心化做了 solid 我們也有特別好的關系。ecma 也制定了各類 web 的標準 比如 web 上編程的標準 javascript (是不是有點像 web3 上的編程標準 evm 主要是以太坊基金會控制),我們是 ECMA 唯一幾家和去中心化有關系的成員 。

其他這方面的成員包括 metaMask (小狐狸 我們也有合作,cto dan 一直在幫忙 ,是代表 consensys 和以太坊官方錢包 )、Coinbase(最大的合規交易所),以及我們在美國的公司(sujitech)

https://www.ecma-international.org/news/ecma-international-welcomes-new-members-2/

 

去中心化

 

題外話 web 上的編程標準是由 Netscape (網景)發明的,之後由 ecma 負責標準 ,發明人現在是 brave ceo braden。

網景創始人們和團隊當年單挑微軟 立於不敗之地,今天是著名基金 a16z 的創始合夥人 ,而我們的投資人兼顧問 Balaji 也是 a16z 前合夥人 ,coinbase 前 CTO。這些傳承的故事 ,特別有趣。

船長:這個回答太硬核了哈哈哈!確實,我們現在的互聯網和區塊鏈本身是極其割裂的,市場也亟待一個解決方案來幫助大家進入 web3.0 的世界 。MASK 搭建的橋梁可以幫助用戶更好的進入這個世界 ,而且這些原生的產品可以去扮演這個角色。可以看到你們也得到了很多 web2 時代大佬們的支持 ,大家都非常期待 MASK 未來的發展 !

船長:我們接下來的問題仍然和 ITO 有關 ,這次 ITO 在市場上非常的火熱 ,但大家多少也反馈了一些問題,比如第一天以太坊節點被擠爆,twitter 頁面刷不出來 ,以太坊 GAS 費過高等等 ,以後 ITO 會是一個常規發行方式嗎 ?你們會考慮開源合約讓更多項目可以使用你們工具來進行代幣發行嗎(比如 mesa 那樣 )?如果會的話,這些問題會不會有更好的解決方案?

Suji Yan:關於 ITO,其實是我們接入了一系列行情交易這樣的功能以後,比如之前提到了的 uniswap cmc 以及 transak,發現了其實我們是在慢慢打通開放金融的一條整線,做了一個集合體,但還缺了一個功能,就是 ITO(Initial Twitter Offering)

比如第一個參與我們 ITO 的是非常知名的一個項目,路印 Loopring。當時活動限額一個賬號是 500u,僅僅在三分鐘之內,價值約 5 萬美金的 $LRC 就被搶購一空 ,這對我們來說是給一個非常大的鼓勵。

 

去中心化

 

後來也和 mirror 也來參加了我們的 ITO,進行了$mtsla 的發行 。

關於我們這次自己的 $MASK ITO 發行,在原定 ITO 時間,我們的合作方節點提供商,(Quiknode )在開始前 20 分鐘就宕機了 ,而且顯示有多少流量的服務也宕機了。

quiknode 和 infura(以太坊聯創 Joe 的 consensys 子公司 ,metamask 也是 consensy 子公司 ),我們的一位戰略投資人也準備投資 quiknode,他們也很震驚,因為這是極少數發生的事情,也馬上 call 過去 (對面半夜)去問。

我們本來第一反應是切換到 infura 為主的 ’以太坊官方‘(考慮到是 consensys+metamask 加成 ,基本上半官方)節點。

後來經過簡單估算發現這個流量如此巨大甚至會沖垮 infura,因為不清楚 infura 的動態擴容方案 ,最壞情況分析,所有使用 infura 的服務可能都會遇到危險 (比如 metamask etherscan),才臨時決定延遲 24 小時 。

 

去中心化

 

之後我們也是非常著急。一方面是因為這麼多人參與,另一方面 也在思考如何解決辦法。

這裡要特別感謝幾位朋友,我們投資人 hashkey 幫忙和 quiknode 緊急溝通 他們創始人也被叫醒了。我也聯系了星火礦池的老板許昕,還有喵叔,以及 metamask 聯創 Dan,consensys 的高管和 infura 創始人 。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

 

我們最後決定用中國大礦池星火、quiknode、和 infura 最高級的方案 ,以及一些動態負載的規則,(我們叫 ta 四大金剛)才成功在 24 小時內上線 。

船長:我記得之前 infura 掛過一次 ,對全網產生了不小的沖擊。

Suji Yan:這個瞬時流量應該是超過 metamask,達到了一些沒想到的節點提供商上線的(一直在掉線),也對整個以太坊生態有很大的考驗,最後一輪 ito gas 從 200 直接起飛 。

 

去中心化

 

起飛到 4k,也感謝 mable 奶我們 。

 

去中心化

 

metamask 和我說 你別慌 上次 eos 差點把 eth 節點全屠了 。。

mask ito 至少沒直接去誤傷 infura,不過 這樣也說明了 其實以太坊上的鏈上活人還是很有限的,比如我們空投了幾乎所有治理用戶,才 2w 個人 ,這一次真的出乎意料。

船長:MASK 全網爆火帶來的是對以太坊網絡巨大的考驗哈哈 。

Suji Yan:一方面說明了互聯網上有多少人向往新的互聯網 不管是買資產 買股票 發紅包 ;另一方面說明了 eth2 layer2 evm 兼容鏈真的迫在眉睫 。

我們也會大力支持這些方案 比如 layer2 和 evm 兼容鏈 大家應該都要看到新聞了,以後的 ITO 會是我們一個重要的長期發行方式 。

大家可能都知道 mask network 已經和 layer2 和好幾個 dex 都一起合作 辦過活動。我們不光會發 token,還會發股票,會發 nft,和各種 dex 直接對接合作 ,或者跨鏈。

我們的工具也會完全開源,包括對於一些杜絕科學家方案的防範思考,我相信 ITO 不需要和 mesa、lbp 競爭 ,而是賦能、鏈接~ 讓億萬互聯網用戶直接進入去中心化新世界。

 

補充一些節點提供商的截圖~~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

 

quiknode 和 consensys 高管/ infura 創始人 ,感謝各位合作夥伴的支援幫助~

 

船長: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船長:剛剛你講到,你們一度把以太坊的 GAS 拉到了 4000,以太坊的擁堵極大程度阻礙了新用戶的進入,畢竟沒有哪個散戶能夠接受一筆交易動則上百美金的手續費。目前看來你們仍然依托於以太坊網絡,而你們想把社交網絡作為入口,可能會因此受到較大的影響。我們跟 ITO 合約交互後感覺到你們技術確實很厲害 ,把需要的 gas 做了很多優化 ,但是這仍然很難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你們有考慮 layer2 解決方案 ,或者兼容其他支持 EVM 的鏈比如 BSC 之類的嗎 ?

Suji Yan:關於考慮 layer2 解決方案 ,或者兼容其他支持 EVM 的鏈 ,會的,肯定會的 我們看好 layer2 包括 zk 陣營 ,loopring 已經合作了 。

op rollup 方案裡面 optimism 也快上線了 一直保持交流合作,我們很多之前投資人,包括 DCG 等 ,也投了好幾家 layer2,除此之外 還有 evm 兼容鏈 比如 bsc heco 是交易所的 「以太 L2」,xdai/mattic 也是很有創新。

今天的以太坊如果不擴容,不進入 eth2 layer2 和 evm 兼容鏈並存的新時代 ,每次 ITO 都要讓各大金剛應對 ,肯定不是長久方案,而且對 eth 普通用戶都是毀滅性的高 gas。

Mask Network 是一個聚合了多鏈的網絡 ,這些都是我們肯定會支持的合作夥伴,包括 solana,near、波卡這些獨立鏈一直和我們有很好關系,solana near 都提供聯合開發資金 ,dot 我們也從 2020 年起就在 web3 camp 了 。

船長:好的,感謝回答,加上 layer2 解決方案後 ,用戶的門槛應該顯著下降,吸引更多的人通過你們的入口進入 web3 時代 。由於時間問題,我們希望把更多時間留給群友們互動,所以把原先準備的 7 個問題縮減到 5 個 ,現在直接進入最後一個問題。


船長:最後一個問題咱們來談談 MASK 代幣 ,MASK 的代幣經濟是怎麼樣的 ?有什麼功能?在 ITO 結束後的 LBP,有更多詳細的資料讓大家去了解嗎?比如起始價是多少,衰減的曲線是怎麼樣的,對於有些沒有參加過 LBP 的用戶 ,你們有什麼建議嗎?

Suji Yan:mask 是治理代幣,就像我剛剛提到的一樣,我們聚合了 nft dao dex 以及交易行情等。

推薦大家可以關注一下我們的官網 mask.io

 

或者加入我們的 tg 群組 https://t.me/masknetwork_cn

 

或者添加 hellomskkk 加入微信群組參與更多討論 ~~

 

關於 lbp 我們待會就會發布教程,大家可以多多關注我們的官方賬號獲取最新消息~

 

 

船長:好的,大家可以通過關注官方渠道獲取 LBP 相關的信息 。

 

感謝 Suji 的精彩分享 ,我們第一階段的主題問答先告一段落,接下來進入自由問答階段。群友可以對嘉賓自由提問,嘉賓自由選擇其中 5 個問題進行回答 。被選中問題的小夥伴,將會共同瓜分 70 個 MASK 獎勵 。那我們的自由問題環節現在開始。

  

【自由問答環節】

 

問:MASK 與 Uniswap 具體會有哪些方面的合作呢 ?

Suji Yan:我們現在已經接入了 uniswap 安裝我們插件後,在 twitter 上將鼠標懸浮於 $xxx 比如$UNI 就可以直接查看它的行情並且進行 swap。

 

問:請問對於 ITO 失敗的用戶是否有空投獎勵 ?我今天進行 ITO 花去了 0.3 個以太 ,連續拉了 2 次 3000GAS,但是還是沒有成功,損失慘重。

Suji Yan:我們在 twitter 上已經發布了通知 ,針對這次 ito 活動的用戶 ,但凡產生合約交互,就會得到空投,具體請等官方消息。

 

問:hellomskkk 微信是不是寫錯了 ,加不上。另外 Mask 會和微博等國內平臺有機會合作嗎,需要怎樣的契機才有機會,期待能回答這個問題。

Suji Yan:不好意思打錯了,是@hellomaskkk

 

問 :suji 你好 我從去年農曆春節一直到現在都在用你們的產品,但 maskbook 對移動設備的支持一直都體驗很差 ,mask app 甚至直接內嵌一個推特網頁版 ,經常伴隨著崩潰,閃退,連不上....未來在移動端的 mask 體驗有沒有想出更好的解決方案呢 ?

Suji Yan:感謝你提出這個問題,這個是我們的老用戶啊,我們接下來會努力開發移動端,包括我們現在在做 twidere 和 mastodon 的移動端 ,請大家期待未來三者之間的結合。 

 

問:@Suji Yan 請問 mask 後續跟政府合作的公益活動會在哪些方面 ?

Suji Yan:我們之前幫助一個 ngo 組織進行了虛擬貨幣捐款的技術支持 ,那個 ngo 叫做綠會 ,當初 Vitalik 和麥子 ,platon 等都紛紛加入捐款 ,以後也會在這部分加強合作。

  

船長:好的,由於時間問題,今天的 AMA 就到這裡結束了 ,再次感謝 Suji 的精彩分享 ,被選中問題的小夥伴可以私聊 sumi@BlockArk 小助手登記信息 ,謝謝大家積極參與!

 

未來 BlockArk 將給大家帶來更多的優質項目和內容分享 ,只要保持關注 Uniswap 中文社區 ,或者關注@BlockArk 區塊方舟 ,即可第一時間獲得相關信息。本次 AMA 的內容回顧也將發布在微博和各大媒體平臺 ,敬請期待!

 

*注:本文僅做研究討論和信息分享,不作為投資建議。*注:本文僅做研究討論和信息分享,不作為投資建議。


【BlockArk 簡介 】

BlockArk 是一家加密資產行業的投資銀行與市場營銷機構 ,旗下管理專注加密貨幣一二級基金 ArkStream Capital。

BlockArk 集投資 、品牌、市場增長、戰略諮詢為一體,致力於推動 Web3.0 的獨角獸們成長 。

BlockArk 成立於 2017 年 ,核心團隊來自 Accenture,Samsung,騰訊和 PwC 等 ,擁有金融、互聯網、區塊鏈等多個行業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