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一段球星視頻賣出 20 萬美元 !NBA 用區塊鏈技術 “炒視頻”

By 巴比特 04 月 08 日 10:00 93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宇 實習生 王慶普
來源:澎湃新聞


“NBA Top Shot”新技術。


過去 140 多年 ,帕尼尼球星卡對於收藏家們的影響力長盛不衰——就在一個月前,NBA 獨行俠當家球星東契奇的一張球星卡還賣出了 460 萬美元 (約合 3015 萬元人民幣 )的天價。

但如今,區塊鏈正在顛覆這種收藏形式,並且創造著一個更加瘋狂的收藏市場。

開放 5 個月完成 300 多萬次交易 ,二級市場銷售額達到 4.6 億美元 ,最高的一筆交易價格達到 20.8 萬美元 ……這些驚人的數據都來自一款叫做“NBA Top Shot”的收藏遊戲,玩家們收藏的不是傳統的帕尼尼球星卡,而是那些被稱為“時刻”(moments)的球員精彩瞬間以及視頻片段。

借助區塊鏈技術,“NBA Top Shot”不僅僅是生意,它更可能是開創造來商業體育聯盟新模式的一把鑰匙。

2019 年 11 月 15 日 ,湖人與國王的比賽中,詹姆斯的扣籃瞬間賣出了 20.8 萬美元 。


為什麼“NBA Top Shot”如此火爆?

到底什麼是 NBA Top Shot?這是一款為 NBA 球迷和收藏家們提供購買 、收藏和交易功能的遊戲,是 NBA 官方和資深區塊鏈公司 Dapper Labs 合作完成的產品 。

簡而言之,它是一個負責虛擬籃球卡交易的在線論壇——在這裡,注冊的玩家可以購買和出售他們喜歡的球員在過去幾個賽季的視頻剪輯片段或者瞬間,這些交易的內容又被稱為“時刻”。

這些“時刻”不像帕尼尼球星卡,它們只存在於區塊鏈上,利用密碼技術保存,於是乎,它們無法偽造並且可以隨時鑒定。

獲得這些“時刻”的方式有兩種,一是直接來自“NBA Top Shot”的卡包出售,這些“時刻”的價格根據剪輯的稀有程度而定,價格從 9 美元的普通卡包到 999 美元的稀有卡包不等 ;而另一種途徑則是二級市場的交易,用戶可以拍賣自己所擁有的“時刻”。

“NBA Top Shot”的出現可以追溯到另一個與之有著類似交易模式的區塊鏈產品——2017 年 Dapper Labs 推出了一款名叫 “Crypto Kitties”的遊戲。

這款遊戲的用戶可以在遊戲中購買、喂養和出售各類數字貓,而每只小貓都有專屬的代碼和基因,可以繁殖下一代,完全歸用戶私人所有。

用來標識每只小貓所有權的代幣,後來就被稱為“非同質化代幣”,即 Non-Fungible Token(NFT),指通過區塊鏈來記錄所有權的數字資產。

事實上,當“NBA Top Shot”在 2020 年 10 月進入公開測試時 ,它還是一個只有數千名用戶構成的交易平臺。然而,進入 2021 年的短短 3 個月時間裡 ,這些“時刻”開始以驚人的價格出現在虛擬拍賣市場上。

據美國媒體《體育畫報》報道,根據第三方數據平臺的監控結果現實,到 3 月中旬 ,這個平臺上出現了超過 80 次金額在 4 萬美元以上的交易 ,其中最高的價格為 20.8 萬美元 ——這個“時刻”屬於 2019 年 11 月 15 日湖人與國王比賽中 ,被稱為“宇宙版系列 1”的詹姆斯扣籃瞬間。

而根據《體育畫報》的數據,在今年 2 月 4 日之前 ,這個平臺的交易額只有 4900 萬美元 ,但到了 2 月 22 日 ,這個平臺的交易總額就已經達到了 3.7 億美元 ,其中單個交易日 24 小時的交易額度就可以達到 4700 萬美元 。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這些可以在視頻網站或者社交網站上看到或者保存的“時刻”會如此火爆,並且被賣出幾十萬美元?

“收集和轉售卡包的過程讓人上癮。你能迅速地買下一張 NFT 卡片 ,並讓它升值,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NFT 卡片的忠實收藏家和投資者富蘭克林 ·費奇告訴《體育畫報》,影響交易價值的核心不是“時刻”本身,而是代表其所有權的數字代幣。

“如果你去網上搜索蒙娜麗莎,你會發現數百萬幅畫質不一的圖片,然後你可以保存最喜歡的一張把它打印出來,掛在牆上。但你並沒有真正擁有它,因為原版作品仍在巴黎。而數字化則讓 NBA 授權的原版視頻的所有權就在你的手上 。”

“Crypto Kitties”用區塊鏈技術養貓。


5%利潤,NBA 和球員盆滿钵滿


“我好像變成了一名收藏家和逐利者。”

這是一名普通的帕尼尼球星卡愛好者丹尼爾·胡塔多給自己在“NBA Top Shot”中的定位。這位 38 歲的父親擁有 4 個孩子 ,如今在每晚哄好孩子們睡覺後,他都會打開筆記本電腦做一件事,那就是在“NBA Top Shot”上進行“時刻”的交易。

作為一個籃球鐵粉,胡塔多一直喜歡收集球星卡片,而正是幫助兒子尋找其最喜歡的球員拉梅羅·鲍爾的球星片的過程中,胡塔多在其他收藏者的社交網絡上發現了“NBA Top Shot”。從此以後,胡塔多的“收藏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入手的第一周,他投資了大約 2000 美元 。而到了 2 月 17 日 ,他所投資的價值已經增長到 2.7 萬美元 ;又過了 5 天後 ,他擁有的“時刻”的總價值又上升至 13 萬美元 ……

而胡塔多的投資只是“NBA Top shot”上眾多前期投資者的一個縮影——很多玩家一開始只投資了幾千美元,但突然發現自己的賬戶價值一夜之間增長了幾十倍。

要知道,在平臺只有幾千名注冊用戶的時候,得到“時刻”卡包並不困難——在 2 月初 ,類似“T.J.麥克康奈爾的助攻”和“傑拉米·格蘭特的扣籃”只要 3 到 4 美元的價格 ,而像“多諾萬·米切爾的助攻”甚至在一段時間裡都是免費獲得的“時刻”。

然而,當用戶開始瘋狂湧入,“麥康納爾的助攻”變成了 100 美元 ,“米切爾的助攻”甚至變成了 1000 美元 。不要說像勒布朗·詹姆斯、盧卡·東契奇和“字母哥”的那些經典“時刻”,幾乎都在很短的時間裡翻了三倍甚至是十倍的價值。

這些虛擬“時刻”在交易市場上的瘋狂增值,讓“NBA Top Shot”的公司 Dapper Labs 賺的盆滿钵滿 ,同時收益的當然還有授權這些比賽視頻的 NBA 聯盟 。

據《體育畫報》報道,目前這些卡包的銷售和交易,每一筆都要收取 5%的手續費——也就是說,如果一位賣家將一個卡包以 1000 美元出售 ,他可以得到 950 美元 ,剩下的 50 美元就是開發者和投資者的利潤 ,按照一個未公開的比例分配給 Dapper Labs、NBA 聯盟 、NBA 球員工會和其餘的投資者 。

這個比例看似很小,但放在 5 個月 300 多萬次的交易量上 ,收入就足夠驚人。

根據官方數據統計,按照目前的交易水平,“NBA Top Shot”在一年內可以產生約 170 億美元的交易額 ,那麼 5%的收益也就是 8.5 億美元 ,NBA 聯盟和 NBA 球員工會能夠分到的收入也就相當可觀 。

據《體育畫報》估算,NBA 聯盟的這一部分收入可能達到上億美元 。

有意思的是,NBA 原本並非美國職業體育聯盟裡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2018 年 ,Dapper Labs 就曾經試圖和 NFL 的球員工會合作 ,推出一款名為 Hashletes 的區塊鏈產品 ,但最後並沒有真正上線。隨後,NBA 聯盟關注到了這個商機 ,並且推動 Dapper Labs 完成了商業考察 。

莫蘭特在 2019 年 12 月的這個扣籃 “時刻”賣出了 10 萬美元 。


區塊鏈改變職業體育?


過去 5 個月裡 ,“NBA Top Shot”甚至影響著 NBA 球員 。

在《體育畫報》的采訪中,奧蘭多魔術的特倫斯·羅斯坦言自己“上癮”了;而鹈鹕後衛約什·哈特在得到球迷送給自己的“時刻”後,立即將其上市出售賺了 2500 美元 ,他還在成為注冊用戶之後,將自己賬戶價值發展到了 6.5 萬美元 。

此外,黃蜂的後衛特裡·羅齊爾在社交網上表示,任何購買屬於他的“時刻”並標價 10 萬美元的人 ,將會有機會獲得比賽球票、一件簽名球衣以及與他和隊友外出的機會。

球員親自加入交易和收藏,並且在社交網絡上不遺餘力地推廣,讓“NBA Top Shot”如今成了一個現象級的區塊鏈產品。但更重要的是,它所產生的不僅僅是交易額以及收入,甚至有可能成為改變職業聯盟商業模式的一個起點。

據《體育畫報》報道,盡管球員工會和聯盟高層管理者都拒絕評論來自這個區塊鏈產品的收入是否會影響到工資帽和勞資談判協議,但這些利潤極有可能影響 NBA 的業務發展 。

區塊鏈,正在以 NBA 聯盟作為一個起點 ,影響著職業體育聯盟的未來。據《Sportico》報道,NBA 的老板們就成立了一個區塊鏈工作組 ,該工作組由獨行俠的老板庫班和籃網老板蔡崇信帶頭發起,目標是“探索將區塊鏈整合到聯盟業務中的辦法”。

當然,區塊鏈依舊存在著很多不確定因素和外界的質疑。

托馬斯傑斐遜大學新興技術領域的副教授邁克·麥考伊就對“NBA Top Shot”平臺上出現 6 位數的交易額感到震驚和懷疑 ,按照他的估計,這裡面存在著太多“泡沫”。

不僅如此,“NBA Top Shot”本身也存在著很多缺陷和不足之處——用戶的快速增長和交易額的“井噴”,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產品的工程師們的預期,於是乎,各種問題都顯現出來:

包括用戶抱怨“時刻”卡包發布延遲、網站中斷以及客服機器人的不智能。這算是電子商務中普遍存在的問題,但卻一度導致“時刻”的價格暴跌……

不僅如此,40 萬用戶搶購一款 “時刻”卡包的出現,讓越來越多用戶只能空手而歸;而公司要求用戶在取款前必須經過清關以防止“洗錢”等問題的嚴格規則,讓 80 萬用戶裡目前只有差不多 3 萬多名用戶可以真正提現 。像從幾千美元發展到十幾萬美元價值的早期用戶胡塔多,如今都無法提現。

不過,Dapper Labs 獲得了最新一期 3.05 億美元投資 ,將用來改變這些缺陷和不足——在所有的投資者中就包括了伊戈達拉、丁威迪、阿隆·戈登、賈維爾·麥基和坦普爾這些球員以及黃蜂的老板邁克爾·喬丹和薩克拉門托國王的老板維韋克·拉納迪夫。

從球員到老板,再到 NBA 管理者們對於區塊鏈技術的認可 ,正改變著 NBA。據美國媒體報道,國王將成為 NBA 第一支向所有球員和工作人員提供比特幣支付選項的體育俱樂部 ,而早在 2019 年 ,他們就想球迷推出了 NFT 產品 。

“如果以前有人告訴你,‘NBA Top Shot’會發展到如今的規模,你肯定說他們在說謊。”就如善於投資的伊戈達拉所說,“但如今,一切都成了現實,而且你依舊不知道區塊鏈能夠將職業體育改變成什麼樣子。”